新闻线索: 8218666

广告合作: 8218607

美国大选贫民窟里杀出“黑马”卡森 支持率飙过特朗普

2015-11-17 09:43:03来源:新华网分享到

随着2015年渐近尾声,美国即将迈入真正的大选年。就在民主党候选人队伍日益精减、前国务卿希拉里强势挺进之时,共和党阵营却一再出现戏剧性变化——继地产大亨特朗普一度领军庞大的共和党候选人队伍后,如今另一名被公认为“圈外人”的本·卡森出人意料地跑到了最前列。据10月底和11月初的多项民调显示,卡森以29%的支持率领衔共和党阵营,比位居第二的特朗普还高出6个百分点左右。这一变化也使媒体和舆论的视线更多地转向这位此前并不被看好甚至被认为其参选仅仅是为“刷存在感”的候选人。

贫民区里走出的著名医生

本·卡森于1951年9月出生在底特律一个贫穷的社区。他的母亲在嫁给其父时年仅13岁,但卡森8岁那年父母离异,生活极度困难。学生时期,卡森接触到了布克·华盛顿的自传《超越奴役》,书中描述了布克·华盛顿生为奴隶,但最终创立了一所大学并曾为两位美国总统担任顾问的传奇经历,这使卡森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并开始了发奋的里程。他先是考入了耶鲁大学,拿下了心理学学位,随后考进了密歇根大学医学院。毕业后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1982年,卡森成为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神经外科总住院医师。

卡森职业生涯的转折点是1997年。那年,卡森和他的团队接受了赞比亚一例两个头部连在一起男婴的分离手术。在经过长达28个小时手术后,卡森团队成功将两个男孩分离,并存活下来,并且没有产生脑损伤。这个手术让卡森不仅在美国得到了极大的赞誉,而且也使其享誉世界医学界。

在医学领域取得极大成功后,卡森将目光投向公共事业。20年来,他与妻子蕾斯娜经营着一个全国性的慈善机构——卡森学者基金,为有志于服务社区的优秀学生提供大学奖学金,并资助在缺少图书馆的小学设立阅览室。在所有50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共有5700多名卡森学者。此外,他还投资近85万美元设立本·卡森阅读工程,在全国建立并管理88个阅览室。

在卡森已走过的64年人生旅途中可谓载誉满满。他被美国国会图书馆评为美国活着的传奇之一。2006年,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授予他最高荣誉——斯平嘉恩奖章。2008年,小布什向卡森授予了美国平民的最高荣誉——总统自由勋章。2009年,一部关于他精彩人生和成就的传记电视剧《天才之手:本·卡森的故事》在美国上映。

成功转型缘于一次早餐会

如果说卡森在医学上的成功是一例成功的手术,那么其从医生转型为知名的政治活动人士则归功于一次早餐会。

每年2月,美国首都华盛顿会举行一场规模盛大的“全美祈祷早餐会”,旨在为国家的命运和前途祈祷。根据传统,现任总统、副总统以及国会议员,还有外国政要等都会参加。这原本是一个宗教活动,但如今的政治彩色越来越浓厚。2013年的早餐会曝出一条热点新闻:一位美国黑人医生,当着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的面,批评政府的教育、预算、税收、全民医疗保险等重大国策,引起舆论哗然。这名黑人医生正是卡森。

卡森的演讲首先批评美国的教育政策,指出美国中学生弃学比例30%;大学更严重,44%的人无法在四年内完成大学学业。他认为,一个人如放弃教育,就等于放弃自由;改变这个状况,不是增加更多的政府资金,而是强调个人对自己负责,尤其强调家教,强调父母责任。针对奥巴马的医改政策,卡森批评称,作为医生,他最了解政府包办医疗的弊端,这会产生更多浪费,扩大政府开销,降低医疗服务质量。卡森提醒听众:一个国家不管多么强大,最后的失败一定是来自内部。

这个演讲在互联网上发布后,卡森一夜间成了美国知名的政治活动人士。很多人给卡森写信,说他讲出了自己的心声,不少保守派民众开始呼吁卡森竞选总统。

支持者主力是共和党新教徒

卡森退出医学界后开始投身政治活动,对此卡森在演讲中称,“我是医生,却热衷国家大政方针,如果有人质疑这不务正业,我想回答说,美国《独立宣言》签署者中,有五名医生。医生跟律师不同,律师的宗旨是:帮别人打赢官司,关注的是‘赢’,而医生的特点是必须解决问题。”

但加入总统竞选的行列也许并非他的初衷。2014年,卡森在接受美国ABC新闻采访时称,“我不想成为总统,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不想做这事。”不过,当年10月在得知自己获得7%的民调支持,在所有潜在共和党候选人中排第七位时,卡森表示,“我想我会考虑这件事,毕竟有这么多人希望我去竞选。”

今年5月4日,卡森正式宣布参加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角逐,直到8月,其民调支持率还仅为6%。但过去两个月中,他的支持率一路飚升,终于在10月底时超过了特朗普,位居第一。据统计分析发现,卡森支持率的主要来源是共和党选民中的妇女和基督教新教徒,尤其是后者。作为一名新教徒,卡森在该人群中的支持率领先特朗普20个百分点。长期以来,对美国社会变化的担忧激起了宗教保守派的热情,宗教右翼人士认为,堕胎合法化将让美国走上灭亡之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则进一步激发了这种文化悲观主义论调。这些人是共和党选民基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卡森热情的支持者。

丑闻开始缠身

“枪打出头鸟”,是美国历次大选中一个不变的定律。随着卡森在近期全国民调中的支持率上升,他便开始成为媒体和舆论的重点目标,丑闻逐渐缠上了身。

本月初,《纽约时报》爆料,卡森在自传《天才之手》中提及自己曾被西点军校录取是一个谎言,同时他在自传中对自己青年时代的很多描述也有不实之处。根据媒体的调查结果,西点军校没有任何有关卡森被录取的记录,更不存在自传中所写的“在面试后得到了西点军校的全额奖学金”的说法。对此,卡森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未被西点军校录取,自传中的有关情节是虚构的。

此事引起舆论哗然,就连本党候选人也不失时机地对卡森发起攻击。特朗普在获悉此讯后立即在社交网络上发文表示“这可不好”,并称这是“卡森撒的众多谎言中的一个”。不过,对于这一丑闻卡森似乎显得非常“平静”,他表示,“这些试图抹黑我的人实际上将帮助我,因为当我出席售书签名活动时,成百上千的人对我说,‘别让媒体打垮你,别受他们的干扰。请继续为我们战斗’。由此可见,他们清楚这是一种政治迫害。”

支持率也好,丑闻也罢,对于从未担任过任何高级公职的卡森来说,如何提出令人信服的政策主张才是最大的考验。迄今为止,卡森支持率的上升完全是靠其个人成长经历和事业上的名望,以及他对所谓“政治正确”的反驳(他宣称,坚持“政治正确”意味着美国现在“非常像纳粹德国”)所产生的“效应”,而在一系列选民最关注问题上的政策主张上,只有模糊、笼统的表达,且均存在争议。

纵观美国的选举历史,通往白宫的路非常拥挤,有很多人在开始时民调一路领先,但到最后却“永久地消失了”,至于卡森这匹“黑马”究竟能够走多远,就连专家也无法给出明确的预测。记者 夏晓阳